道州论坛 首页 新闻中心 道州旅游 查看内容

醉美乡愁——井头湾 - 郑万生

2015-7-6 12:16    来源: 道州网    作者: 郑万生    查看: 5108

摘要:   有一个地方美得不忍离去,让人荡起回味无穷的醉美乡愁。那一条条寻常幽深的巷道,那一块块磨得铮亮的青石,那一湾湾寂静无声的流水,那一轮轮秋日暖阳映射下的三进堂古宅,有一种莫名的醉美乡愁从心底涌起:头枕 ...
  有一个地方美得不忍离去,让人荡起回味无穷的醉美乡愁。那一条条寻常幽深的巷道,那一块块磨得铮亮的青石,那一湾湾寂静无声的流水,那一轮轮秋日暖阳映射下的三进堂古宅,有一种莫名的醉美乡愁从心底涌起:头枕井头湾流水的村落大屋,你是我遗落五百年的记忆家园。在这里让我捞起一串串祖辈开荒拓土、垄上耕读湿漉漉的记忆。

  沿着村边一湾清清溪水逆流漫溯,满河绿油油地水草在河里细细飘流。有梧州瑶的村民不时在溪水里淘米洗菜、捶打衣服,路堤有小孩在嘻耍打闹,母鸡带着崽崽在外面觅食,耕田农夫背着犁铧,踏着碎步,牵牛走过。一声长“哞”,把遥远的童年乡音唤醒,让我回到曾经熟悉的乡野田间生活。

  井头湾,顾名思义,有一湾见尾不见头、见头不见尾的井水。从村尾一路沿水寻源,走到村头山下就有一个井眼。开始时,井眼并不大,人们习惯叫它龙头井。随着人口量增多,变成了三卡水。井在前面,弯弯曲曲,开始叫井岭山,时过境迁,住久了,人员发起来后才喊井头湾。井头湾的水来自河路口,是通过姑婆大山的地下阴河流过来的。从井头湾后笼山两边看是虎,从东向看,像条龙,故而又叫龙虎山。

  井头湾蒋姓老屋地始于明朝前后,当时有十二户人家,出了十三个戴顶秀才。从明未后,蒋家开始衰败,只留下蒋汝新一根独苗。由于家境贫寒,蒋汝新小时帮人看牛,跟着外家在游渡带大后才回井头湾立宅居住,距今三百六十多年,他在井头湾被尊称为开基公公。

  井头湾的三进堂房屋分别是蒋光椿、蒋光柏、蒋光槲三兄弟建的。这里出过最大的官是蒋士爵,属蒋氏第六代,登仕郎,五品官,其父子公孙一家三代均为秀才出身,其父亲蒋光柏当年与道州东门、朝庭重臣何凌汉私交甚好。何凌汉曾写过一副木刻对联“山中宰相谁人识,海外神仙何岂知”送给蒋士爵家。

  井头湾的房屋大都依山而建,伴溪而筑,到处是曲径通幽,小桥流水,栋宇相连,气势恢宏。幽深曲折的青石板巷道四通八达,联络着各个主干和枝叶,维系着蒋氏大家族里每个小家庭的血缘关系。高堂、深巷迂回曲折,重重衔接,给人一种“行至幽厢疑抵壁,推门又见一重庭”的感觉。

  来吧,到井头湾看一泓清水绕村,让思绪在柔柔地水草漫游;品鳞次栉比的重重屋顶,让记忆洗净沧桑岁月的凝霜铅华。来过井头湾这个地方,你会留下不妨离去的足迹,荡起心头醉美的乡愁。井头湾,你是我终生挥之不去的梦的故乡。

       文章发布于道州网,本文链接:
    【重要声明】:道州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道州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
相关资讯

    最新评论

    © 2018 daozhouwang.com 会员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微信公众号:idaozhou】

    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唐壮辉|APP|简洁版|道州网 ( 湘ICP备16005576号 )

    GMT+8, 2018-2-28 08:49 , Processed in 0.051203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