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50|回复: 8

风起于青萍之末,止于草莽之间

[复制链接] 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发表于 2018-1-12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子夜梦醒,常常会萌生出时空错乱的感觉。恍惚间,人回到了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随着旋律的起伏,一幕幕画面相继切换,有蓝天白云下的引吭高歌,也有月朗星稀时的只影举杯,在青山绿水间闲庭信步,悟幽林古刹中暮鼓晨钟。画面是如此真实,当你忍不住伸手去触摸时,一切幻境烟消云散。

   喜欢古诗词,是从那一句“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开始的,全诗五十六个美到让人窒息的字眼把人带入到时空节点上,眼睁睁的看着离去的昨日只能追忆,怅然、迷惘纷至沓来,人生若梦的虚幻感让人久久沉浸、欲罢不能,自此便时常漫步在那幽远古朴的意境中,情怀沿袭至今。

   在我们的生活中不乏宿命论者,首推当属李煜。那句“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中包含了多少无奈与叹息。初读时疑窦丛生,身为皇帝怎会如此郁郁寡欢?可翻开他的卷宗,你会对这个历史上最不想当皇帝的皇帝惋惜不已,这是真正的手写本心,完全没有预想中的矫情作态,囚禁他的,是注定沦陷的半壁江山。

  诗曲共通,听歌时人会心随意走,“情”“境”辉映、循环反哺,喜时越喜,郁是还郁。

  七情之最莫过“思”,而离则是思的触发点。低吟那些脍炙人口的离别诗句,从柳永“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的生离到苏轼“料来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的死别道尽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的沉重感。熙攘人群,往来不息,谁为你驻足?而你又为谁停留?此时的我们也许只能喃喃自语的告诫自己:“梦里繁花尽,且行且珍惜”!

  诗人的悲春伤秋总是多愁善感,乍看似是无病呻吟,可个中情怀懂者自懂,无论是李清照“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哀凄还是杜甫“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的衰颓,又或是岳飞“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的豪迈,都会让共鸣者不由自主的生出代入感。万籁俱寂,一灯如豆,细细品味时,此时无声当胜有声。

     曲将尽,酒已倾。在快餐文化盛行的今天,奔波在喧嚣都市中的我们,心境已经很难走进淡雅的诗词中。大多时候,人们都以嘲弄的眼神去看待那些左手仓央嘉措右手纳兰容若的孤独个体,而他们为了更好的融入群体,只能把风花雪月束之高阁,让柴米油盐宣诸于众,只是在某个夜深人静时一边默念着“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一边无声的发问,万家灯火,哪一盏为我而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 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字太多,看着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 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1314 发表于 2018-1-12 21:59
字太多,看着晕

看帅哥给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 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1314 发表于 2018-1-12 21:59
字太多,看着晕

又来个诗淫,好会淫诗,浪费流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0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糊里糊涂看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1:09 来自:道州网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事物虽然有其定向规律,但我一直觉得,中国的传统文化不应该这样没落。
   
  毛泽东让中国站了起来,邓小平让中国富了起来,而习近平现在正在尝试让中国贵起来,而贵体现在何处?一个贵族他应该有悠久的历史何引以自豪的传承,但西方文化数十年的侵蚀让我们思想中不中西不西,很是尴尬。
  看看现在很多的现代诗,毫无韵律之美,更别提对仗,个人认为那是对这个国家文化传承的亵渎,但因不在今,宋朝的崖山后,蒙元对华夏的肆虐从根子上把民族的自信心打压了下去。而满清的跪文化又对中华完成了一次精神上的摧毁,其后民国的画虎类犬,新中国初建的百废待兴让我们没有精力去深想传统延续的真正意义,想也做不了。但现在中国富起来以后,文化复兴该做了,中央也确实在做,要不数十年以后这个民族曾经的辉煌谁还记得?否则即使中国再富也只是成为像寄生虫一样的犹太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个纸醉金迷的时代,文化就是一坨屎!多少教授变了叫兽,多少无知的学生妹被叫兽们摸上了床。别整天在搞什么文化复兴,死记硬背、高分低能磨掉了多少孩子的未来,为了银子补课、加班、变着法子的收费让多义务教育阶段的老师变成了婊子,结果还让人给立上了高大尚的牌坊!

点评

首先欢迎这个朋友参加讨论,更高兴你的回帖把教育界的一些潜规则和负面现象用慷慨激昂的语气狠狠痛斥了一番,数年前的我跟你一样,甚至自己还在其他领域进行着相似的行为,当时我不曾感觉到羞愧,所有人都是这样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13 19:3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9:38 来自:道州网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道州青年 发表于 2018-1-13 16:14
在这个纸醉金迷的时代,文化就是一坨屎!多少教授变了叫兽,多少无知的学生妹被叫兽们摸上了床。别整天在搞 ...

   首先欢迎这个朋友参加讨论,更高兴你的回帖把教育界的一些潜规则和负面现象用慷慨激昂的语气狠狠痛斥了一番,数年前的我跟你一样,甚至一边骂这世道的败落一边在其他领域进行着让这世道更为败落的行为,当时我不曾感觉到羞愧,所有人都是这样做的,我为何要放弃眼前的利益去独善其身?到现在我的思想改变了,如何改变的我不想去阐述,篇幅太长也没有意义。
  
   回到主题,你所指责的现象,现在已经司空见惯了,大多人见怪不怪,偶有性质更为恶劣一点的行为发生也顶多充做茶余饭后的谈资,只要事情不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都会一笑而过。面对这种近乎冷血的无动于衷,你觉的正常吗?我觉的很悲哀,它的悲哀处在于我们把本来应该苟且在阴暗处的现象当成了常态还身躬力行,这不悲哀吗?
   
  以上是现象,所有现象的产生都是思想去影响的,改变这种行为,必须从思想上根子上出发。所以我们要接着讨论下去首先要明白什么是文化复兴,为什么要文化复兴?
   
   站在全球角度从宏观上来说,文化复兴是为了民族复兴,提高民族自信,重拾我们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魁宝,一个曾经世界上无论文化科技工商都无可比拟的民族为何现今变成了山寨成为商业主流创造力极其低下行业领头乏善可陈并且凝聚力近乎松散的民族呢?站在民族角度从微观上来看,为什么推行孝悌仁信礼义智数千年的民族到现在变成了行为全靠法律去约束,对于法律约束不了的道德更是无底限堕落,连出门见个老人倒地都不敢扶、做任何事都要问能给自己带来多少利益的民族呢?

   对外时常被指责素质低下不能扬眉吐气,对内房产医疗教育讽刺的成为经济命脉,这还是那个万国来朝兼容并蓄的民族吗?我们的文化曾经辉煌无限只会出口,现在呢?我们洋洋自得的进口着那群茹毛饮血的人所传过来的垃圾文化还觉的沾沾自喜,搞笑吗?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们为什么还要继续让我们的子孙后代继续这样?该怎样能让我们走出真正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路线?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披着个社会主义的皮走的却是资本主义路线,结果却搞成了四不像。
   
   个人觉的,要改变现状就是文化复兴进而民族复兴,民族自信心提高,道德责任感肯定会逐渐增强,那时以德服人就不会只是搞笑的代名词了。当然,这条路任重道远,但没有捷径却看的到终点,。也许几十年,也许上百年,我们曾经那个创造世界上最伟大文字的民族重新浮现,山寨不再成为他国嘲笑我们民族没有创造力的证据,经济方面我们不再靠着廉价的劳动力和终有一天消失的资源来提升自己的生活水平。医疗教育方面我们不再以利益为主而丧失师德医德。房产也不再因为买办集团操控而成为普通百姓心中永远的痛。这种预想也许过于乐观也许也会偏离,但只要主干线不乱,未来总会比现在美好不是吗?
   
   就当下,文化复兴这条路即使从眼前来看走下去的好处也是可以预见的。就从经济形势来看吧,春江水暖鸭先知,也许你没有生活在市场一线,现在外资企业逐一撤离,中国企业的替代还需要很长时间。中国经济这两年都在逐渐低迷,房产泡沫积重难返,迟早是会破裂的,也许几年,也许十来年,一场金融危机将会再度袭来。
   
   不是危言耸听,到时候货币贬值通货膨胀,百业艰难,社会恐慌会无限扩大,多少人失业,在这个金钱至上的病态社会里,多少段婚姻现在都仅仅是一纸契约,一旦金融危机的到来,失业率将会促增离婚率,幸福指数将会降到低谷。也许你不曾想象那哀鸿遍野的场景,但参照一下90年代末日本这个文化都靠进口的国家金融危机自杀者有多少你就会了解民族自信心有多重要。也许你会认为,金融危机我们也经历过啊,97的时候不是一样歌舞升平吗?只能回答,97中国市场经济还不成型,也没有加入WTO,现在呢?
   
  其实现实一点的说,文化复兴进而民族复兴短期内也许效应甚微,但却能一点一滴的提升民族自信心。这样,也许我们在面对那场即将来临的金融灾难时,场面也许会乐观一点。
   
   另外欢迎有识见的朋友参与讨论,但愿我们的讨论能让自己都变的睿智一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fastpost

© 2018 daozhouwang.com 会员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微信公众号:idaozhou】

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唐壮辉|APP|简洁版|道州网 ( 湘ICP备16005576号 )

GMT+8, 2018-1-16 21:21 , Processed in 0.153401 second(s), 44 queries .

返回顶部